万达娱乐 发布的文章

原标题:他和他为啥上了《新闻联播》头条?

驱车一个半小时左右,就能从福建省宁德市市区抵达赤溪村。33年前,走这条路花了王绍据10来个小时。

△ “中国扶贫第一村”

到村里下车后,村民们看到他热情地打招呼:“王总编您来啦,家里坐坐啊”,“不啦,还有事,您忙着。”王绍据热情地回应。

其实,这些村民王绍据并不都认识,可是村民没有一个不认识他,连小孩子都知道他是“王总编”。

一篇文章和全国战役

政知见(微信ID:bqzhengzhiju)在赤溪村见到了这位个头儿不足一米七,总是笑眯眯的王总编。他现在的身份是福建省宁德市诚信促进会常务副会长,再之前是闽东日报总编辑,更早一些是福鼎县委报道组组长。

△ 当王绍据还是王总编时供图| 幸福福鼎

他和赤溪村的渊源,正始于福鼎县委报道组工作期间。

下山溪村,当时是一个属于赤溪村行政范围内的畲族自然村,只有22户人家,88人。

△ 下山溪资料图

第一次听说这个自然村穷到“婆媳共穿一条裤子”时,当时王绍据内心难以相信,他决定亲自去看一看。

1984年5月下旬的一天,他六点半从福鼎县出发,辗转7个多小时,到了下山溪村。这个村子像“挂”在半山腰一样,房子都是木头结构茅草顶,四处漏风,后面就是上百米的悬崖。村民们吃的半是野菜半是粗粮,所有孩子都光着屁股光着脚,学龄儿童也因没钱没路无法读书。

△ 赤溪村资料图

当天晚上到家已经12点多,他彻夜难眠,当即写了一份以“穷山村希望实行特殊政策治穷致富”为题的情况反映稿,两天后送到一家权威媒体。本想借助媒体刊登内参,没想却挨了批评。

再三思考后,他毅然决定将这份稿子直接寄到北京,寄给《人民日报》。

让他没想到的是,不仅《人民日报》内参刊发了他的来信,他还得到中央领导的批示。更让他想不到的是,没过半个月,《人民日报》在头版公开刊发了他的来信,并配发《关怀贫困地区》的评论员文章。

△ 人民日报头版资料图

据王绍据告诉政知见(微信ID:bqzhengzhiju),人民日报文章刊发后,先后有23个省市区的群众给赤溪村、王绍据所在单位和他本人写信。很多干部、老师、学生、战士把自己省下的粮票、油票、布票寄到这里。

彼时全国范围内的扶贫工作也在酝酿。当年9月29日,党中央、国务院下发了《关于帮助贫困地区尽快改变面貌的通知》,由此拉开全中国持续至今的扶贫大幕。

山村的“换血”

现在,已经70岁的原下山溪村村民李先如还偶尔回到老木屋,想想过去。

40多年前,就在这所老木屋里,他眼看着妻子因难产来不及送医而去世。当时往山下走只有一条羊肠小道,别说抬个人下去,连自己走都很费劲。即便现在政府多有修缮,路依然难走。

△ 正在修缮的民居

赤溪村内如今建起了一栋3层的卫生院,正在进行内部装修。今后有什么急病、小病就能得到更高层次、更及时的医治,类似的悲剧可能性大大降低。

李先如现在的房子,则是政府赞助、翻盖了两次的砖混结构三层小楼,外墙被统一刷成白色,一层大门外墙还装饰了银粉,共120多平米,宽敞明亮,十分气派。不光他家,所有赤溪村民现在都居住在这条“长安新街”上,家家户户房子结构、大小都一样。

这些村民并非一开始就搬到了山下。下山溪村贫困闻名全国后,还有相当长一段时间仍在贫困中挣扎。

几年过去,王绍据重返下山溪村时,发现早先送来的生活物资被用掉了;羊崽因为山上缺少嫩草、防疫跟不上,卖了几胎羊羔后也都陆续死了;林业部门送来的2000株柳杉苗,也长不成材。

他得出结论,一方水土养不了一方人,必须将这22户88人全搬到山下来。

△ 王绍据在补拍镜头

赤溪村党支部书记杜家住介绍,当时政府筹钱,为这22户村民在赤溪村盖房子。房子的木料需要村民自己从山上砍,其他的一概不用操心。然而宽敞的新房盖好后,仍然有人不愿意下山。

杜家住说,下山溪村村民都是畲族人,他们一是担心与汉族群众合不来,二是担心下山后没有土地了,“种一头蒜一棵葱都是别人的地方”。村里先解决了他们的生产生活用地,搬下来后,畲汉群众也相处得很好。这时他们的思想开始动摇,庆幸自己当初下山的同时,对政府、对新政策新规划也开始愿意去思考、接受。

在随后的20年中,赤溪村陆续将地处深山的12个自然村共350多户村民迁至“长安新街”。

△ 长安新街

赤溪村是全国最早实行“异地搬迁安置”扶贫方式的。这段时间,赤溪村自己总结为“换血式扶贫”。

尝出来的味道

“尝尝这个味道怎么样?”黄忠和又泡了一壶白茶,让杜家住和王绍据提提意见。

他2000年便外出谋生,在上海做了16年石材买卖,去年回到村里创业。在赤溪村,几乎家家都有茶园,黄忠和也一样。他开了间茶楼,十几平米屋子,落地玻璃门,空调、电视、茶台一应俱全。与此同时,他还尝试种植食用菌。

“村里现在可比以前好多了,以前就是种地,自给自足,基本挣不到钱。”黄忠和告诉政知见(微信ID:bqzhengzhiju),“在外面总归不如家里舒服,只要努力奋斗,多少总能赚一点”。

近几年白茶行情大好,只要家里有两亩茶园,保守估计一年年收入就会超过一万元,何况很多人家不只有茶园收入,还有很多别的收入。

沿着2015年新开通的杨赤公路抵达赤溪村村口,最先展示给人们的是一个“旅游接待处”和一块“全国扶贫第一村”的石碑。

△ 赤溪村远景资料图

石子铺的路面上大约能停20多辆车,一旁有修造的水池、喷泉、竹质连廊和一个能唱歌跳舞的活动中心。赤溪村自2003年引入生态旅游后,至今已打造出漂流、蝴蝶园、真人CS、白茶体验馆、采摘等多个项目。仅2016年一年,小小的赤溪村就接待游客20万人左右。

现在的赤溪村村民,除茶园、生态种植、养殖外,还有一些人在村里的旅游公司上班,拿一份工资收入。另外,因为看好游客带来的效益,不少村民将自己的房屋改造,把一楼改成超市、餐厅、小卖部等等,还有的人租其他村民不住的房子开“高级”民宿。

每天要走10公里

9月6日王绍据再次回到赤溪村,其中一个原因是当地电视台拍一部纪录片,需要他配合补拍。

这些年来赤溪村二度“火”起来后,王绍据的工作与生活再次同赤溪村密切联系在一起。

早在2009年,一直默默往前走的赤溪村就得到一个荣誉。当时国务院扶贫办通知赤溪村,以“中国扶贫第一村”的名义进京参加新中国成立60周年成就展。这也是继1984年《人民日报》刊登王绍据文章后,赤溪村被第二次如此大范围的曝光给公众。此后,这个“名头”便有了。2013年,村民还在村头立了一块“中国扶贫第一村”的石碑。

更让赤溪村没想到的是,2015年1月,习近平在国家民委的简报上看到赤溪村人均纯收入达到11000元后,专门做了批示。要知道,到1993年底时下山溪村的人均年收入还不足200元。

杜家住说,总书记批示5天后,就有福建省办公厅的一位副秘书长亲自来到赤溪村,为他们传达批示。

现在,杜家住的一项重要工作就是给各级领导、媒体、来参观学习的代表团介绍赤溪村的情况。他算了算,平均一天至少3拨。

△ 杜家住接受媒体采访供图| 福建日报

“别看我们村就这么大,我每天至少要走10公里。我们这么个小地方,电话费这么便宜,我一个月还要打两三百块钱。”杜家住告诉政知见(微信ID:bqzhengzhiju)。

2016年2月19日,赤溪村迎来了历史性的一刻。习近平通过人民网的视频连线,与赤溪村隔空相见。这一场景也上了当晚《新闻联播》的头条。

△ 视频连线供图| 人民网

连线时,在杜家住流利地介绍完赤溪村的情况后,轮到王绍据跟习近平讲话。当初他担任《闽东日报》总编辑,正是由时任宁德地委书记的习近平挑选的,即便习近平后来当了福建省委副书记,只要到宁德、福鼎调研,就会指定王绍据陪同。习近平在视频中不仅一眼认出了王绍据,还亲切地打招呼,“绍据,见到你我也很高兴”。

来源:北京青年报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

新浪娱乐讯王宝强离婚事件牵动人心,每隔几小时就有新爆料。16日下午,女方身边知情人士接受某媒体访问,公开回应离婚事件。该知情人爆料称婚内出轨的不是马蓉,而是王宝强,并给出了其与“刘姓女子”的合照及微信聊天拍屏等“证据”,此外,该知情人还力证马蓉与宋喆的清白:“马蓉本人表示与宋喆并没有不正当关系。”于此同时,马蓉身边知情人还质疑王宝强在打同情牌,王宝强并非身无分文,个人账号中有一笔190万的现金,不过从马蓉方提供的截图来看,这笔钱是在王宝强去法院立案当日转入的,也无直接证据证明该卡现在是由王宝强持有。

“王宝强与刘姓女子相识于去年10月”

据该知情人士透露,“王宝强与刘姓女子疑似在去年10月,某个明星婚礼认识的。婚礼当天,马蓉自己带小孩先回房间睡觉,醒来却发现王宝强一夜未归,马蓉和助理都找不到他。”回来后,马蓉问其原因,王宝强支支吾吾,就说自己喝多了,不记得了。新浪娱乐发现,去年十月举行的明星婚礼中,王宝强出席过的只有黄晓明和Angelababy的婚礼,据悉,该刘姓女子并未出现在邀请名单当中。至于这位刘姓女子的身份,知情人士表示,她是四川成都某餐厅的老板,根据护照照片显示,她1993年出生于四川,今年23岁。

据该媒体报道,今年5月份,该刘姓女子曾去王宝强印度的剧组探班,“剧组工作人员给刘姓女子订了往返机票,当时剧组所有人都知道,是导演(王宝强)女朋友来了。”知情人爆料称:“今年8月5日,王宝强告诉身在美国的马蓉,自己要去广州办事,事实上是飞往成都和刘姓女子约会。”

8月8日,是马蓉的生日,往年王宝强都会在微博祝福老婆,今年却没有。知情人透露:“王宝强在当天凌晨和刘姓女子看电影,第二天是七夕情人节,马蓉和孩子们在圣地亚哥动物园游玩,王宝强还在给小女友发了情人节红包。”知情人士还给记者出示了刘姓女子与王宝强的聊天记录,其中还原了当时两人约会的情景。

马蓉曾向知情人否认与宋喆有不正当关系

8月16日,马蓉委托律师递交诉状,诉称王宝强的离婚声明侵犯了其名誉权,要求王宝强赔礼道歉。知情人称马蓉本人曾向自己表明与宋喆没有不正当关系。“这些都是子虚乌有的事情,所以她才会以侵害名誉权为由,把王宝强告上法庭。”

知情人告诉记者,选宋喆做经纪人是王宝强的决定,马蓉与宋喆也是因王宝强相识:“王宝强工作室成立于2012年,那个时候她才通过王宝强与其认识。”为何等了两天才爆料?知情人给出的理由是,马蓉为了不想让孩子受到伤害,所以选择沉默,后来“看到舆论一边倒,所以现在要发声”。

知情人称自己多年前就已经认识王宝强马蓉夫妇,“他们俩一开始感情非常好,马蓉经常在朋友面前夸王宝强,直到去年两人感情变淡,具体原因有很多,比如马蓉劝王宝强多读书,但他不听。”

“马蓉未转移公司财产 王宝强账户有190万 ”

此前,有消息称,马蓉已经转移了1400万财产,并且已经带着两个孩子出国。知情人表示,马蓉不可能转移公司财产,从网上曝光的股权变更可以看出,早在年初,马蓉已经不具有公司的决策权。知情人也对于昨日曝光马蓉身在美国的消息予以了否认,“曝光的照片当中也明确的描述了时间是8月9号,和之前说过的相吻合。”但她现在具体在哪,知情人只是表示“在国内”。

17日凌晨,知情人再次爆料称,王宝强在农行的个人账号中有一笔190万的现金,不过从截图具体信息来看,这笔钱是8月15日转入王宝强的账户,给王宝强打钱的是“王宝强(上海)影视文化工作室”,也无直接证据证明该卡现在是由王宝强持有。

有媒体向王宝强方求证,王宝强身边知情人士对此事表示惊讶,表示并不知道有该账号存在,于此同时,他还证实王宝强确实曾前往多个银行查看银行账户,发现名下金额不足,“但是也不排除有不知道的账户存在。”当该知情人得知这笔现金是通过王宝强(上海)影视文化工作室”转入到王宝强的个人账户时,该知情人爆料称该公司银行卡账号的UK(U盾)和公司公章其实全部在马蓉手中,王宝强也并没有对方所称的农行卡账号的密码。

此前“王宝强的公司——王宝强(上海)影视文化工作室营业执照确实已经丢失,同时遗失的还有公章、财务章、法人章,疑似遭马蓉卷走”的传言也得到了证实,知情人表示:“确实会就公司相关证件丢失一事做出声明,其内容将于17日见报。”

60后个别人开始掉转身,亲市场求销量,顺应时代一起浮躁;70后在有了自己一间看得见风景的房间之后,个别人突发奇想,认为真正的牛逼来自虚无的不朽,开始逆潮流而动,抛开现世的名利,一点一点,试着触摸那扇千古文章的窄门。

人命关天,情况紧急,中日双方都积极搜救,确实展现出了人道主义的精神,值得充分肯定。

因各人底线不同,或者说,对世界的认知与自我的期许不同,故而对妥协或苟且的定性则有异。

有几千年历史的天皇,如何适应现代社会?而对“万世一系”的天皇制习以为常的日本社会又是否要顺应时代,接受天皇制的改革呢?

甘肃天水是亚洲最大的元帅系苹果基地———花牛苹果的故乡。 徐雪 摄

甘肃天水是亚洲最大的元帅系苹果基地———花牛苹果的故乡。 徐雪 摄

图为新奇的苹果造型吸引民众驻足拍照。 徐雪 摄

图为新奇的苹果造型吸引民众驻足拍照。 徐雪 摄

俄矮二号、阿斯、首红、天汪一号、马斯特红蛇、斯嘉丽等十余种花牛苹果亮相展区,比拼“色香味”,吸引了许多民众驻足。 徐雪 摄

俄矮二号、阿斯、首红、天汪一号、马斯特红蛇、斯嘉丽等十余种花牛苹果亮相展区,比拼“色香味”,吸引了许多民众驻足。 徐雪 摄

图为色香味俱全的花牛苹果。 徐雪 摄

图为色香味俱全的花牛苹果。 徐雪 摄

图为花牛苹果展示。 徐雪 摄

图为花牛苹果展示。 徐雪 摄

图为不同品种的花牛苹果。 徐雪 摄

图为不同品种的花牛苹果。 徐雪 摄

  花牛苹果和美国蛇果、日本富士被称为世界三大知名苹果品牌。10月16日,2017年天水花牛苹果宣传推介活动在花牛苹果的故乡甘肃天水举行,俄矮二号、阿斯、首红、天汪一号、马斯特红蛇、斯嘉丽等十余种新品种亮相展区,比拼“色香味”。

原标题:“中国芯”离了美国,到底行不行?

,无数个问题抛了出来。

去年的罚单,为何在今年冷不丁的给了一击?中国“芯”离了美国,到底行不行?中国“芯”在其他领域能不能有所作为?

第一个问题的答案显而易见;第二个问题的答案见仁见智,尽管与美国有一定差距,但不可否认,中国创新正积跬步、迈大步;

第三个问题的答案借用中国科学院计算技术研究所控制计算实验室主任、机器人芯片项目负责人韩银和的一句话来回答,对于中国来说,跟半导体芯片领域同样重要的是神经网络处理芯片,中国应该在这一领域建立起自己的优势。

学界布局

2018年初,清华大学研究团队便开发出的代号为“思考者(Thinker)”的芯片引起外媒关注,该芯片能支持神经网络处理,最明显的两个优点是低功耗和高灵活性。

“思考者”可支持神经网络,该芯片独特之处在于低能耗驱动——8节五号电池就能够满足该芯片一年下来的耗电量。除此之外,“思考者”可动态调整自身的计算和记忆要求,从而适应设备中的软件在运行时所需的条件。

目前,许多人工智能应用,或用于识别图片中的目标物,或用于理解人类的讲话等都需要多种神经网络和多层神经网络联合。

2017年12月,有关“思考者”的论文发布在《IEEE固态电路学报》上,这对中国研究界而言,当算得上是一个了不起的成果,而且虽然使用现有的图形处理芯片或FPGA(现场可编程门阵列)芯片也能运行人工智能软件,但这些设计十分昂贵,难以运用在小型化、带电池的设备中。

这一芯片只是现在中国科技界的一个缩影。在优化AI硬件的热潮中,中国的半导体产业也迎来了难得的机会,来确立自己的地位。计算机芯片是AI成功的关键,所以中国需要发展自己的硬件产业从而成为真正的科技强国。

企业发力

记者19日从阿里巴巴获悉,阿里巴巴达摩院正研发一款神经网络芯片——Ali-NPU,该芯片将运用于图像视频分析、机器学习等AI(人工智能)推理计算,据悉,此款芯片的研发,未来将实现在AI在商业场景中的运用,提升运算效率、降低成本。

阿里达摩院研究员骄旸告诉记者,CPU、GPU作为通用计算芯片,为处理线程逻辑和图形而设计,处理AI计算问题时功耗高,性价比低,在AI计算领域急需专用架构芯片解决上述问题。

骄旸透露,阿里巴巴自主研发的Ali-NPU,基于阿里机器智能技术实验室等团队在AI领域积累的大量算法模型优势,根据AI算法模型设计微结构以及指令集,以最小成本实现最大量的AI 模型算法运算。

AI芯片是中国“芯”的新征程,而阿里巴巴绝不是独行者。

2018年初,清华大学研究团队便开发出的代号为“思考者(Thinker)”的芯片引起外媒关注,该芯片能支持神经网络处理,最明显的两个优点是低功耗和高灵活性。

一方面,“思考者”可低能耗驱动,8节五号电池就能满足该芯片一年下来的耗电量,另一方面,其可动态调整自身的计算和记忆要求,从而适应设备中的软件在运行时所需的条件。

中国初创企业寒武纪科技专注于AI芯片的研发生产,其已打造出的Cambricon-1A是一款用于商用深度学习的处理器,可广泛应用于计算机视觉、语音识别、自然语言处理等智能处理关键领域。

2017年底,中国初创企业地平线机器人发布了嵌入式人工智能芯片——面向智能驾驶的征程(Journey)1.0 处理器和面向智能摄像头的旭日(Sunrise)1.0处理器。

清华大学微电子学研究所副所长尹首一直言:“与应对之前信息技术的变革相比,中国以最快速度跟上了这次大潮。”

AI芯片能有戏吗?

跟上大潮,但并不代表能迅速拿下市场,AI芯片市场仍是海外公司唱主角。

中国科学院自动化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吴军宁表示,由于具有得天独厚的技术和应用优势,英伟达和谷歌几乎占据了人工智能处理领域 80% 的市场份额,而在谷歌宣布其 Cloud TPU 开放服务和英伟达推出自动驾驶处理器 Xavier后,这一份额在2018年有望进一步扩大。

至于其他厂商,如英特尔、特斯拉、ARM、IBM 以及 Cadence 等,也在人工智能处理器领域占有一席之地。

据《2018-2023年中国芯片行业市场需求与投资规划分析报告》显示,2016年全球人工智能芯片市场规模达到36亿美金,预计到2021年将达111亿美金,年复合增长率达到25%,增长迅猛,发展空间巨大。

在中国工信部2017年12月发布的《促进新一代人工智能产业发展三年行动计划(2018-2020年)》 中,中国政府确立了2020年有能力大规模生产神经网络处理芯片的目标。

当下,中国AI芯片的研发百花齐花,但仍有诸多问题亟待中国芯片研究专家去解决,例如怎样实现芯片设计的商业化,怎样扩大规模,怎样引领一个由人工智能转变的计算机世界。

在吴军宁看来,在人工智能芯片领域,国外芯片巨头占据了绝大部分市场份额,不论是在人才聚集还是公司合并等方面,都具有绝对的领先优势。而国内人工智能初创公司则又呈现各自为政的纷乱局面;特别是每个初创企业的人工智能芯片都具有自己独特的体系结构和软件开发套件,既无法融入英伟达和谷歌建立的生态圈,又不具备与之抗衡的实力。

尹首一表示,中国正致力于将来在人工智能领域成为创新引领者,人工智能技术要不断地进步,自然必须要有更先进的硬件技术作为支撑,而计算机芯片恰恰又是推动人工智能进步的一大关键性技术,这也同样有助于推动本土半导体产业发展。

“作为芯片研究人员,我们都有梦想。不论研究进展如何,我们将拭目以待。”韩银和说。

来源:国是直通车(ID:WednesdayNews),作者:夏宾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原标题:社评:金砖的凝聚力朴实无华并且强大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3日出席在厦门举行的金砖国家工商论坛开幕式,并发表主旨演讲,拉开了这次金砖峰会的帷幕。

世界舆论对金砖国家厦门峰会的关注出现了再刷新,这反映了尽管外界看金砖的态度蛮复杂的,但金砖的实际影响不断扩大。

金砖五国领导人每年一聚,甚至不止一聚,这种长期的坚持已经说明,有一些重要的共同需求把他们从百忙中拉出来坐到一起协商,5个新兴大国的领导人没有时间和兴趣仅仅为了给高盛分析师吉姆·奥尼尔提出的“金砖”概念捧场而费时耗力清谈。

一些西方人士看不懂那些需求,他们以冷战时期的西方旧经验看金砖,发现了金砖五国的诸多不同,因而断言金砖在“褪色”、没有前途。不能不说,这种分析还在很大程度上寄托了那些人“金砖应该褪色”的愿望。

金砖不是传统的、首先服务于地缘政治的国际组织,它在倡导、实践新型国际关系,而不是要搞成一个同盟体系,应对一个共同敌人。五国都面临围绕发展的挑战,都受到来自西方主导的金融体系和话语体系的某些不公平对待,它们都有一些权利需要争取,金砖机制提供了放大五国声音的机会。

五国都在其他时间被西方舆论以各种原因关注,但是它们作为新兴市场国家的权利和诉求集中成为国际舆论焦点,恰恰是在金砖峰会期间。而这些权利和诉求构成了五国各自核心利益的重要部分,这很直观地告诉了世人金砖机制的价值。

金砖国家有各自独立的经济及政治利益,但它们合在一起时彰显了世界格局有利于发展中国家的变化,金砖是目前促进这一变化“扛旗”的平台,它在让全球发展中国家“眼前一亮”。

金砖机制还提醒这五个国家以及更多发展中国家开展“南南合作”的重要性。这个世界不应当是以西方国家为中心组织起来的,尤其是今后,发展中国家应在彼此合作中不断创造新的动力,进一步铸就欠发达国家走向富裕的新的逻辑。

新兴市场的不断壮大是跳出到地缘政治逻辑之外的人类发展现象,这虽然还未在西方政治及经济学中得到充分总结,但它已经四处开花,不断撑破传统认知和利益关系,成为越来越明显的趋势。

有些西方评论说,北京将金砖当成实现中国利益的工具,散布这种观点的人尤其被冷战思想彻底洗脑,或者他们想用过时的思想给别人洗脑。金砖峰会大概是领导人们最平等的机制性平台了,金砖的每一个成员都奉行高度独立的外交,金砖最没有可能朝着为某一个国家利益站台的方向蜕变。

金砖国家的发展在使得原有被西方主导的世界产生某种化学变化,这种变化不具有对抗性,而是一种自然过程。人类社会在不平等和不平衡的状态下待得太久了,朝着相对平等和均衡转变是全球化的真谛之一。金砖机制会帮助这个过程走得更加平稳、可控,让更多的缓冲代替动荡。

一些唱衰金砖的舆论暴露了部分西方精英很愿意看到金砖出问题、搞不下去,这种自私不会受到历史的奖励。金砖不是某一支力量主导打造的,它是新兴市场国家相互吸引走到一起的结果。金砖机制没有追求它力所不能及的东西,它的宗旨对应了五国最基础的国家发展需求,因此它几乎没什么可失去的,所谓“褪色”不是金砖的命运。

特朗普上任两周签8条行政命令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